您现在的位置是:综合 >>正文

上海市民消费现状

综合6人已围观

简介导读上海市民消费情况,一直是大家关心的。今天采访对象,都是比较基层上海人,看看他们的生活情况吧。表弟小舟我来到彩虹湾,来看表弟小舟。老读者肯定熟悉,小舟是普通的上海小伙,没什么学历,在咖啡馆打工。在小 ...

导读

上海市民消费情况,上海市民一直是消费现状大家关心的。今天采访对象,上海市民都是消费现状比较基层上海人,看看他们的上海市民生活情况吧。

表弟小舟

我来到彩虹湾,消费现状来看表弟小舟。上海市民

老读者肯定熟悉,消费现状小舟是上海市民普通的上海小伙,没什么学历,消费现状在咖啡馆打工。上海市民

在小舟家坐了会,消费现状只见他收拾行李箱。上海市民

我问:怎么?要去旅游了?

他说:是消费现状呀,要好好的上海市民玩一场!

我说:那倒蛮好,错开高峰。那你忙吧,我先走了。

小舟拉住我,说:别走呀,我们一起去旅游!



如此旅游?

说着,就要带我一起旅游。

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小舟关上门,拉上窗帘,关上灯。

只见他打开投影仪,然后开始播放风景片。

所谓“旅游”,就是在家沉浸式看风景。

我说:这就是你的旅游呀?你不是说,今年要去海南吗?

他说:没钞票呀,咖啡店就这点工资。我又想出去,哪能办呢?只好这样了。

我说:哎,这是没办法的办法。但你为什么要收拾行李,还带着行李箱?

他说:生活要充满仪式感,虽然没能出去旅游,但给我想象一下,总可以吧?

我说:可以!可以!多想想!好好想想!



调方向了

看了2小时旅游风光片,期间喝了不少汽水。

看完后,打开窗户,拉起窗帘,小舟旅游算是告一段落。

小舟拿出黄鹤楼给我。

我说:这么节约?准备存钱买车了?

他摇摇手,说:买车?不买了!现在车子那么贵,随便一部绿牌车,都靠十万。我是穷,但并不是傻,这种车值这个价吗?

我说:那买油车也不错。

他说:牌照又是一笔钱,我想了想,暂时搁置买车计划。现在日子勉强糊口,我爸退休了,还在外面上班。老妈也在私人企业打工,不给加金的,她自己跑去加金。虽然一家门都出来打工,但到手真没多少。我在南通有套房子,这你知道的,每个月房贷不少。当初彩虹湾买下来,也是要倒贴钱的,又是一笔贷款。谁知道南通房子,现在这副死样。

我说:这就是六个瓶子,但只有五个瓶盖,所以你们一家穷忙半天,还是捉襟见肘。

他说:哎,就是这个意思。

我说:女朋友呢?前阵子你带出来过,蛮好看的,但是要求不低吧?

他说:分手了!现在调方向了!

我说:啊?这也可以调方向?

他说:现在这个比较实惠,虽然卖相一般性,但出去白相,兜兜也可以,吃小吃也没问题,比较适合我。老早那个虽然漂亮,妖艳,但花钱如流水。还一个劲问我要钱。我把存款给了她2万,隔手就用掉了!我问她怎么用的,她说请闺蜜到酒吧白相!要死了,当我钞票是橘子皮呀!

我说:哎呀,这种女宁,就是白相侬的!看你老实,又颜控,所以就花花你,吊住你,实际上不是真心的。

小舟说:我白相她还差不多,虽然用了点钱,但男女朋友,你懂得呀。。。不过那是过去的事情了,不谈了。现在女朋友,蛮好的,前两天还给我买了衣服,我长那么大,除了我妈,还没女人给我买过东西。对了,我们还拍了照片,给你找找哦,对!就是这张,蛮不错的吧?



小舟的副业

我说:还可以呀,看上去还行,如果能化化妆,再穿的时尚点,肯定很有女人味。

小舟说:还行吧,不过我要求高,长得好看的,我才追求的。现在嘛。。。

我说:那除了咖啡店工作,你还有其他兼职吗?实在不行,我介绍你去朋友的餐饮店打工。

他说:那不必了,我还是有路子的。

我说:哦?看不出嘛,你居然也有副业。

小舟笑笑,说:虾有虾路,蟹有蟹路,我也有自己的生财之道。

原来,小舟因为工作关系,能拿到一些优惠券。

一开始是把自己优惠券拿出来卖。

发展到后来,他专门收购同事的优惠券,然后卖给有需要的人,赚取差价。

我说:这事体,只能偶尔做做,你经常倒卖,不太好吧?

小舟说:我也晓得的,但哪能办呢?为了生活,只能这样了。哎,上海底层生活,不容易呀。



中年人阿华

我来到卢湾区看我朋友。

这里非常热闹,临街商店人声鼎沸,还起了蓬头。

我看到排队,又闻着香味,于是就跟着一起排队,最后买了半只广式烤鸭。

到了阿华家里,敲了敲门,一个中年人给我开门。

阿华,40多岁,在一家民企担任中层管理工作。

阿华说:来就来吧,还买烤鸭,那么客气做什么。

我说:这鸭子热的,特别香,阿拉趁热吃吧。

坐下后,阿华拿来老酒。

过着老酒,吃着烤鸭,真是蛮爽的。



“实在没办法”

大快朵颐一阵,烤鸭也吃的差不多了。

阿华递上一支烟,我一看,居然是大前门。

我说:以前你抽利群的,怎么现在抽这个?比我表弟的烟还便宜。

他说:老早赚的动,年纪轻,吃香烟吃老酒,都可以买好的。现在年纪大了,养家压力老大的。实在不能奢侈了。

我说:啊?利群就是奢侈呀?

他说:不光利群,现在各种开销,都要精打细算。

说着,给我看他买的优惠价牛奶。阿华有个儿子,很宝贝的,一直买进口牛奶。

他说:老早都是进口牛奶,现在嘛,吃一个月光明,再吃一个月进口牛奶,两解解的。一直吃进口的,我真的吃不消。

我说:其实光明也蛮好的,我们小时候都是喝光明的。

他说:是呀,我们以前一直光明的,也很好的呀。不过呢,我始终觉得,自己苦一些没问题,但小孩一定要用最好的。现在是没办法,所以只能断断续续喝进口的。

谈到收入,阿华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说各方面福利,没以前优厚了。

阿华又说:我老婆公司也不太好,一直传闻要搬迁,如果搬走了,又要寻工作了,一想到这里,我头真的大了。



优惠券狂人

聊了会,阿华拿起手机,要在群里抢优惠券。

原来,阿华加入一个群,每天都有优惠券。

有的是外卖,有的是商品,对于精打细算的阿华来说,是一笔非常可观的费用。

阿华说:现在我买东西,基本都靠优惠券。没优惠的,我不买的!

说着,阿华打开手机,给我看他的各种优惠券。

光是麦当劳这类快餐的优惠券,就好几十个。

什么买一送一,半价优惠。

我说:不得了,你这么多优惠券呀。

阿华说:现在没有大额优惠,我们就不去饭店了。吃麦当劳,我都要买一送一的。

我说:这么做人家呀?吃麦当劳而已。

他说:别看麦当劳,一顿饭下来,也不便宜的!



阿华的副业

我询问阿华,除了工作,有没有其他开源手段。

他说:拼装模型,你知道的呀。

阿华酷爱高达模型,除了自己收藏,还接一些业务,帮人家新手拼装模型。

谈到最近副业,阿华坦言,以前订单颇多,现在订单少了。

现在拼装模型,可谓内卷。竞争压力巨大,接单的人多,开的价格又少,这让阿华只能保持优惠价格,吸引客户。

我说:那么新的模型,你还买吗?

他说:新模型?不买了!饭都要么了,还买模型?网上看看视频,看看人家模型,过过眼瘾得了。



柜员莉莉

我来到虹口区四平路,见一个以前认识小阿妹。

到了个老公房,敲了敲门。

很快,一个年轻女性给我开门——莉莉。

莉莉30左右,通过化妆和打扮,给人一种年轻靓丽感觉。

最重要的是,每次她都高跟丝袜的,哪怕在家也如此。

今天穿了一双薄薄的肉色丝袜,和她的美腿,简直是相得益彰。

我说:每次见你,都穿的山青水绿,浓妆艳抹,丝袜高跟鞋。

莉莉笑着说:帮我打朋?

我说:么呀,就是觉得你穿着蛮好看的。

她说:没办法呀,公司规定的,要穿制服,还有高跟鞋。这衣服也蛮好看的,下班了也穿了。

莉莉迎我进去后,给我拿饮料。

我观察到,一旁的桌子上,有不少袜子扔在那,都是少女风格的,红心点缀、及膝袜、堆堆袜之类的。

我说:你袜子乱扔呀。

莉莉说:呃,这是我做的服装生意。

我说:不得了,你还做服装呀。

她说:没办法,赚点外快,补贴家用。

不过,我觉得好像这些袜子都是穿过的?



网上购物

莉莉拿着饮料过来,我们边喝边聊。

我说:最近哪能?

她说:还是老花头,在一家奢侈品店,当柜员。钞票就这点,饿也饿不死,饱也不够饱。混混日子伐。

我说:奢侈品店嘛,能遇见大户,到时候寻个大户,日子就好了。

她说:弄好叫,大户好随便寻的呀?大户也看人的呀。人家也不是戆大,弄定位自家是随便白相相的,人家也只能来白相相,没结果的呀。这种事体,我看的多了。

我说:你家里快递好多呀,除了卖服装,你买的也不少吧?

莉莉拿出一个快递,一边拆,一边说:是呀,我现在基本网上购物,很少实体店买东西了。老早嘛,JD、T宝,现在都拼夕夕了。价格便宜呀,同样么事,JD、T宝,要比拼夕夕贵两倍。我现在,都是T宝先逛一圈,看好东西,然后去拼夕夕下单。

我说:我也是这样的!

莉莉笑着说:老百姓过 日子,都这样的呀。这实惠呀。

这时,有人来敲门,是收快递的小哥。

不知为何,小哥对着莉莉,不怀好意的看了又看。

莉莉拿出几个快递给小哥,然后说:还有几个,我要傍晚再给你。

小哥说:这是快递盒子,不够你再和我说。

告别小哥,莉莉把盒子拿进来。

我说:乖乖,你拿这么多盒子呀,要发多少快递。

莉莉说:这些盒子不算多的,以前高峰时期,每天好几十个呢,现在我也懒了,随便做做,混混日子。

我说:你好像一直是这种悠闲,混混的人生格言。

她说:哪能?对我要求高?我又不是男人,又没什么人生理想,混混伐可以么?

我说:可以,当然可以!能在上海混混,是再好不过了!



近郊游

接着,我和她谈到日本旅游,还给她看了,我之前去的福冈、熊本地区。

莉莉说:哎呀,日本我是蛮想去的,而且我也想去你这些小众景点。老是东京,大阪,都厌气了。

我说:日本旅游又不贵,淡季的话,机票蛮合算的。最近日元又跌,去那边正好。

她说:哎,我也想去,但一方面价钱还是太贵,一方面我工作走不开,不能长时间休假。我那个对班搭子,老怪的,她有事情要让我顶班帮忙,我想出去白相,她就不肯顶班了,滑稽的伐得了。

我说:哎,职场怪人是很多,有时候难以理解。那你去有什么替代旅游嘛?

她说:当然有的闹,前几天,我跟闺蜜去上海郊区白相。

我说:吆!日本游变成上海一日游了?

她笑着说:是的呀,一日游了。就是去奉贤,那个什么,青溪老街。

我说:青村镇对伐?那边有一个仿古的老街。好白相伐?

莉莉说:不要钱的古镇,你觉得呢?



搭伙散伙

我说:男朋友,怎么养了?

莉莉说:什么男朋友,就是搭伙。

我说:搭伙:

她谁:是的呀。就是个饭搭子。平常没交集的,就周末出来白相相,看电影,吃饭。顺便解决一下双方生理需要,你懂得呀。

我笑笑,说:那么搭伙人呢?以前好像有你们合影,最近没了嘛。

莉莉说:搭伙跑掉了呀!招呼都不打。

我说:啊?就这样跑了?为什么呀?

她说:我哪能晓得呀,他说走就走。一开始,我也想不通,不过现在也想开了,本来就是两个人临时搭伙,没结果的。

我说:卖相蛮好伐?

她头点点,说:蛮灵的,是我欢喜的。

我说:在卖相面前,物质丰厚的男人,你看不上吧。

她说:肯定的!我虽然很穷的,但对男人来说,我还是看中气质,腔调。有钞票又哪能呢?又钞票的人多来,一个一个搞,要搞到啥辰光呀。

我说:你怎么那么搞笑呀,还搞。

她说:本来就这回事体呀,说的文绉绉组撒,做人要真实。

莉莉的副业

我说:你副业,赚钱吗?

莉莉说:批是伐是,赚到一点是一点。

说着,莉莉说要去打包服装小样。

她走到卧室,然后很快出来了。

这时,手机响了,莉莉接电话去了。

我无聊,就四下看看。

咦?这双丝袜,好像是莉莉刚才穿着的。怎么寄给人家旧的。哦,可能是二手闲置吧。



过了会,莉莉出来了。

只见莉莉,换上一双黑丝袜了。

我笑着说:你24小时不停的丝袜。

莉莉说:丝袜是我第二肌肤了,我每天都穿的。

我说:有件事情,想问你,关于服装的事情。

莉莉听后,大笑起来,然后和我解释。

就这样,莉莉靠“卖服装”,也是赚了一点小钱,虽然不能改变人生,也算是滋润一下生活了。

聊到傍晚,我起身告辞。

离开莉莉家,我走下了楼梯。

在门口,正好遇见那个快递小哥。

他急匆匆的走上楼梯,赶往莉莉家。

看着他忙碌背影,我的心情格外复杂。

声明:取材网络、谨慎鉴别

Tags:

相关文章



友情链接